搜索
你想要找的

# 热门搜索 #

建党100周年70周年校庆卓越育人学术育人不言之教幸福之花

当前位置: 首页 / 新闻栏目 / 媒体关注 / 正文

“锦绣文章也永远事关人间烟火”,徐默凡:警惕三个语言陷阱

2022年09月08日

  在“绝绝子”“AWSL”大行其道的当下,该如何准确运用自己的语言?

  “在座的同学会有很大概率终生和语言文字打交道,想必对语言之美、文学之魅充满了向往,但我在这里要给大家泼泼冷水。”在9月7日举行的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新生开学典礼上,中文系副教授徐默凡以《警惕语言的陷阱》为题,结合当下“文字失语症”等现象,分列了语言的三个陷阱,希望新生们能更加警醒语言的负面作用。

9月7日上午,华东师大中文系副教授徐默凡在开学典礼上发言。微信公号”华东师大中文系“  图

  徐默凡谈到,第一个陷阱是“强行分类”。他举例,当人被提问应该“内卷”还是“躺平”的时候,其实就陷入了“强行分类”,但事实上,人生的应对之策是多样的,不必用这两个字来贴标签,“一旦我用语言表述,再怎么复杂也已经把自己限定了,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回到事物的复杂性之中,一事一议,随遇而安。”

  第二个陷阱是“隔膜体验”。带着先入之见来接纳中文系,就会阻碍自己的发现与洞见。“所有的语言都是陈词滥调,因为语言是一种公共媒介……无法满足个性化的需求。” 徐默凡提醒学生,不要被语言符号的公共意义遮蔽,要警惕知识的骄傲,要有突破语言的障眼法回归生命体验的能力。

  第三个陷阱是“以形害意”。徐默凡提到,很多词语看似漂亮、正能量爆棚,实际品味下来,则是语义磨损的空洞形式,没有什么实际价值。“我们不要忘记,无论在何时何地,语言的内容都必须是我们关注的重点,华丽的形式不能成为空虚内容的遮羞布,锦绣文章也永远事关人间烟火。”


以下是徐默凡在华东师大中文系开学典礼上的发言:


  作为教师代表发言,我很荣幸。对我也很有纪念意义,因为我是1992年9月进入华东师大中文系学习的,到现在正好整整30年。

 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《警惕语言的陷阱》。在座的各位同学将来不管是做老师、当作家还是从事行政工作,都会有很大概率终生和语言文字打交道,想必对语言之美、文学之魅充满了向往,但我在这里要给大家泼泼冷水,说一说语言的三个陷阱。

  第一个陷阱是“强行分类”。比如我问你是一个怎样的人?你就要想出一个词语来形容自己,热情、敏感、聪明或者大大咧咧等等,与此同时你就对自己进行了分类,你成了一个符号化的人物,你与他人迥然不同的细微之处就会被这个语词抹杀。存在是混沌一体的,语言却是一个个的孤立符号,于是语言就必须把描述对象逐一分割。从正面来看,语言的这种范畴化作用能使世界结构化、条理化,但是也让使用者踏入强行分类的陷阱:我们会忽视世事的纷纭之处,过滤生活的细碎感动,被语言概念绑架,变成一个粗线条的人。

  最近的流行语中,有一个“内卷”,有一个“躺平”,我经常被问到是应该内卷还是躺平,但我觉得这个问题本身已经陷入“强行分类”的陷阱了。人生的应对之策是多样的,情绪也是复杂多变的,为什么要用“内卷”或者“躺平”来贴标签呢?我们完全可以先卷后躺,半卷半躺,外卷里躺,虚卷实躺……其实一旦我用语言表述,再怎么复杂也已经把自己限定了,正确的态度应该是回到事物的复杂性之中,一事一议,随遇而安。

  第二个陷阱是“隔膜体验”。比如我问你对中文系有什么了解?你就会说“名师辈出,云蒸霞蔚”“悠久的历史,深厚的积累”,这些当然都没错,而且我知道你是从中文系网站上看来的。但是你带着这些先入之见来接纳中文系,就会阻碍自己的发现与洞见。再比如说你到上海来之前,恐怕已经在网上做了详细攻略,掌握了很多描述上海景点的精致词句,这些词句能帮你打卡拍照发朋友圈,但无疑也会把你幽微的切身感受隔绝在外。

  所有的语言都是陈词滥调,因为语言是一种公共媒介,依靠约定俗成才能起到交流的作用,而约定俗成的东西只能是一个公约数,无法满足个性化的需求。现代资讯的发达,使我们普遍早熟,在语言文字里经历了无数的人生,但这种公约数的理解和个性化的经验毕竟是有区别的:不到青春期,你无法体验“问世间,情是何物,直教生死相许”的惨烈,不到我这个年龄,你也不会领悟“树欲静而风不止,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悲哀。

  当然,我并不是要你们绝圣弃智,返璞归真,也不是要你们不立文字,见性成佛,而只是提醒你们,不要被语言符号的公共意义遮蔽,我们要警惕知识的骄傲,要有突破语言的障眼法回归生命体验的能力。

  第三个陷阱是“以形害意”。比如我问你读中文系有什么理想?你就会说“以梦为马,不负韶华”“不忘初心,砥砺前行”“追寻生命中的诗与远方”等等等等,漂亮是很漂亮的,而且正能量爆棚,但实际品味,都是一些语义磨损的空洞形式,没有什么实际价值。这种文风在各种场域都很流行,中学作文中的华丽辞藻,滥情渲染;行政文件中的骈四俪六,事事铺陈;论文写作中的故弄玄虚,佶屈聱牙……都是以形害意的表现。

  语言有其形式和内容,形式上的音韵、词藻、结构可以成为审美对象,从而构建语言艺术品,唐诗、宋词、元曲都将这个语言的审美功能发展到极致。这也是我们中文系要培养的文学能力和审美趣味。但是我们不要忘记,无论在何时何地,语言的内容都必须是我们关注的重点,华丽的形式不能成为空虚内容的遮羞布,锦绣文章也永远事关人间烟火。更何况,质朴淳厚、开门见山、一针见血也是另外一种形式之美,而且是更难达成的境界。

  德国哲学家恩斯特·卡西尔说“人是符号的动物”,我们生活在语言符号的世界中,而不是一个物理世界里。这是一种人类的伟大进步,甚至是人之为人的根本原因,但这又是一柄双刃剑,语言已经为我们设下了重重陷阱,我今天在这里说的所有意思都是要大家警醒语言的负面作用。

  谢谢大家,祝大家未来的日子里不断学习,洞悉更多的语言奥秘!

阅读原文


记者邹佳雯

来源丨澎湃新闻

编辑丨梁欢

编审丨戴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