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月23日 王浩:活体原位自组装生物纳米材料(化学优秀学者系列学术报告)


报告人简介:

  王浩,博士生导师,德国洪堡学者,中科院百人计划研究员,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。2000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化学系,并被保送南开大学化学系直接攻读博士学位,从事超分子自组装体系的构筑及其功能的研究,2005年获得博士学位。同年获得德国洪堡奖学金,在德国维尔茨堡大学(University of Wurzburg)进行可控组装光学活性分子研究。2007年在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(UCLA)医学院和加州纳米系统研究院(CNSI)进行博士后研究,主要从事纳米材料的制备与表征及其在癌症诊断与治疗中的应用。 2011年受聘于国家纳米科学中心,中科院纳米生物效应与安全性重点实验室。主要从事纳米生物材料研究。2011年中科院海外引进杰出人才(百人计划),2016年百人计划结题优秀, 2007年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提名奖,2007年获得天津市优秀博士论文奖,2006年获得德国洪堡奖学金,2004年杨石先奖学金并被授予“南开十杰”称号。截止目前为止发表论文100余篇,包括Nature Commun.,J.Am.Chem.Soc.,Angew.Chem.Int.Ed.,Adv.Mater。ACS Nano等,出版专著“In vivo self-assembly nanotechnology for biomedical applications”(Springer publisher) ,参编5部专著章节,申请美国专利3项,国内专利15项。目前作为项目和课题负责人承担了国家重点基础研究发展计划(973),中科院海外引进杰出人才计划,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和北京市科委项目等。

  

报告摘要:

  自组装纳米材料在药物递送方面的应用具有巨大的潜能。其尺寸的可调控性、病理环境响应性等物理化学行为,使得自组装纳米载体可以通过改进主动靶向、被动靶向、血液长循环等方面来提高药物递送能力。然而,相对于大量基础研究的投入,目前的临床转化依然面临着巨大的挑战。其中除了药物研发固有的高风险特征外,其主要原因还包括自组装纳米材料在体的稳定性、递送效率以及代谢毒性等问题。

  我们从自然的自组装过程中得到启发,率先发展了体内自组装(in vivo self-assembly)的策略。它是指通过将外源性的分子引入到特定的生理和病理环境下,在细胞、组织甚至活体生物内进行自组装,形成可控的高级有序结构。通过调控其在复杂生物环境下时空可控的组装,从而实现特定的功能。体内自组装纳米药物具有组装诱导滞留 (assembly/aggregation induced retention,AIR)效应,能够显著增强药物在靶点病灶部位的富集和滞留,增强递送效率,提高药物利用率,同时降低药物在肝肾部位的蓄积,降低了毒性副作用,为癌症等重大疾病的诊断和治疗提供了新思路和新策略。





0